电子档案


第 4 卷
2016 年
9 月刊
BACK

培训专栏


第 4 卷- 2016 年 9 月刊
我爱车



Alfa Romeo Stradale 1968


Branko Cvetkovic

  我快六十岁了,平均每年开车的车程仍有60到70万公里,可能有人会对该故事标题有不同想法。有些人认为开车是一件苦差事,而有些人却享受开车。我更喜欢独自开车。当我的妻子和我一同在车中时,我对上述我的言论就不那么确定了。
  因为我爱车,我已经连续27年都参观了底特律车展,我住在加拿大温莎,(既可通过桥又可通过温莎/底特律隧道跨过边界)很方便的去美国,然后到达科博中心。1989年参加的第一场车展,使从来自欧洲并驾驶小型车的我受到了来自汽车文化的冲击。Red Dodge Viper以概念车展出!返回欧洲时,我驾驶的是NSU TT,有着1000cc的空气冷却型后发动机的后轮驱动式汽车,我希望我能够拥有那样的车。我在加拿大的第一辆车是拥有六个直式发动机,容量3.3L,82马力的福特野马,我完全受到了冲击,并记下了我的见闻与感受,这样我就可为来自各地的所有金属表面处理行业的爱车人士讲述我的所见所闻。
  我们在给连杆、扭力杆、齿轮、弹簧等抛喷丸时,有没有为年轻人想过呢?经过振动处理的铝制发动机缸盖罩或湿喷丸处理的发动机缸盖能否展现铝的自然美感?在当时,展示发动机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您看到的化油器、发动机缸盖、机体、进气歧管等…诸多细节都以某种方式进行了处理。现在,在了解所有的处理工艺后,您可作为表面处理业务方面的专家领会汽车在30、40或50年前是如何处理的。
  今年,在和成千上万的汽车爱好者及其亲属共同参观2016 NAICS(北美国际汽车展)的过程中,我们都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车展。今年,815575参观者携票参观了此次车展,这是自2003年以来出席人数最多的一次。
  此外,车展上的汽车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动力和表面处理。汽车制造商在多年前就意识到:“看一辆汽车的第一个5秒钟,可能对于是否决定购买是至关重要”。这对于我妻子来说就绝对适用的。上次她购买的是“香槟色”,她在销售人员面前大声喊道,这样他只须笑笑,这辆车就卖出去了!我确实从技术上指出了许多问题或者性能不是很良好(我坚信),但是“香槟色“每一次都赢了,我们驾驶了那辆香槟色车行驶了很远。
  在车展上,观察油漆、车室、轮子、前照灯、车架、发动机及所有的您眼睛所捕获到的其余的处理表面,很显然汽车制造商在表面处理中使用了所有可采用的技术。战略性置于汽车上方与下方的照明灯也增强了处理表面的感觉,处理最小的细节达到完美的状态,以给人留下整体印象。如今,每个规模等级段都拥有许多汽车,它们性能相似,甚至在形状方面也相同。让这些汽车与众不同的是油漆表面、镀铬、轮子、室内塑料、铝细节方面等等,令人感激的是,一眼望去,车展中没见到香槟色,尽管我的妻子没有陪同,但我想起那个车辆销售人员时,仍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独自一人来参展的人从Porche自由行走至BMW,从Mustang走至Corvettes,再返回至Aston Martin,并再从AMG至Acuras等等…携家人来参观的人们在小型货车和SUV周围慢慢转悠。我特别喜欢看两个15-16岁的小孩,他们在黄色的Ferrari面前表现的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您看见了站在车前的小朋友吗?他们静静的欣赏10分钟而不发一言,只需用肘碰一下指出要看的方向,是的,对于年轻人来说,凶残的马力就是一切,但是吸引他们的却是“外观”,即汽车的表面处理。表面处理的美观度、喷漆、轮子、发动机等能够看到部分及制动器等等,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处理带来的美感。一些车很漂亮,而有些就不是这样了,这一切尽在旁观者的眼里。但是作为行业供应商,如果表面未处理,汽车就绝不会美观、即便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马力,并能够在3.1秒内马力从0达到60。如果周围没有人向我们展示“我们有多好”,则我们必须每天提醒自己,并拍拍自己的背。
  在出去的路上,我犯了一个策略性错误,我走过了阿尔法.罗密欧。所展示的是一辆产于1968年的33款斯达德尔的红色阿尔法.罗密欧,图片上有两个孩子,10分钟后,我的女儿最终拉拉我的手,并告诉我是时候回家了,我们一起去车展很多年了,她今年21岁,是的,她也爱这些车!

如有疑问,请联系branko@mfn.li



培训专栏
作者:Branko Cvetkovic,MFN官方培训师
更多信息,请参见 www.mfn.li/cn/trainers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请输入您的 emai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