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档案


第 3 卷
2015 年
3 月刊
BACK

培训专栏


第 3 卷- 2015 年 3 月刊
抛丸清理机的维护



抛丸清理机


Branko Cvetkovic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维护,为使其清楚明了,我上网查看了韦氏词典,看到“维护”的定义如下:通过开展维修工作、纠正问题等举措来使财产或设备保持良好的状态。我也查看了“维护工”的定义:工作旨在保持财产或设备处于良好状态的工人。这是两个非常简单的定义。
  开展练习:若你就职于一家小型或大型公司,请邀请两名维护技师一同喝咖啡并提出有关两人均熟悉的一台抛丸清理设备的维护问题,对话的前5分钟还能达成一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将会演变为一场激烈的讨论,可能在一周之内,这两位技师都无法合你的心意,并且无法在其彼此之间达成默契。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州、同一个地区的同一家公司,仍然不能在维护问题上达成一致或拥有共同立场。现在,请开展另一项练习:邀请一位来自亚伯达省(加拿大)的维护技师和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美国)的维护技师,针对生产过程中完全相同的机器的同一维护问题,他们可能不需要5分钟即可展开激烈讨论。
  前不久,我到德国出差,与生产整体研磨(振动研磨)以及特定抛丸清理、强化型机器的原始设备生产商相处了一个星期,幸运的是,他们带领我参观了多家公司正在使用的抛丸清理机,我们参观了一家使用机器对锻造铝部件进行毛刺去除和精整的公司,照例,我径直走向主配电板上的工时计数器(存在专业偏差),计数器上的时间刚刚超过2万小时,机器仍然处于极好的状态。第二站访问了其中一家最老牌的工具制造商,其配有3台机器并使用机器开展锻造(钢件)后的除锈清理作业,同样,我检查了三台机器上的工时计数器,前两台分别超出了1.8万小时和3.3万小时,第三台是外观最旧的一台机器,记录仅超出1.2万小时,三台机器均为同一类型,但对于最旧的那一台,您可以看出一些差异以及如何在较新的型号上改善了设计,当然,其归根结底都是相同的机器,我的脸上显出几分疑惑,其维护经理(我确信他的身高有6’4”且酷似阿诺德•施瓦辛格)告诉我这台机器大约有20年的历史并且已使计时器转了两圈!我认为大家都知道锻造后作业使用的机器应是什么模样,该机器当前正在进行生产,并拥有极好的工作状态,我检查了抛轮(4)的振动情况,并且他们允许我爬到高处看分离器如何进行,因正在进行生产,我无法看到清理室内部,但当我试图在清理室外壁上寻找焊接补丁时,却一条没有找到。
  我有一个结论:任何配有抛丸清理设备的公司都应聘请一位身高不低于6’4”且长相酷似阿诺德的维护经理!
  我生活在加拿大与美国的交界区,我走访了两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参观配有抛丸清理设备的工厂,我能告诉您北美地区工时超出20万小时的清理机是什么模样。尽管会有一些例外情况,但很少有能在生产中使用20多年的机器。我们不能将抛丸清理机的状态仅仅归咎于维护工作,有众多因素决定并影响着我们为什么做或未做一些事情。我认为自2008年9月的经济衰退期以来,北美地区的抛丸清理机的维护工作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我们很快意识到如果妥善管理机器,其会更持久、更高效,机器的维护工作不只是要在周六或周日开展,而是要落实到一周内的每一天,安排停机时间非常困难,生产与维护之间始终互相冲突。我知道抛丸清理机的原始设备生产商必定会为终端用户提供操作和维护手册,我只是希望他们能使用图片清楚的展示未按时完成维护工作会产生的后果,我们都是视觉型学习者,若你吸烟,烟盒上的口腔、咽喉癌图片会让您对未来的健康状况做出思考,抑或是我们应聘请像阿诺德一样的人才。

如有疑问,请联系branko@mfn.li



培训专栏
作者:Branko Cvetkovic,MFN官方培训师
更多信息,请参见 www.mfn.li/cn/trainers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请输入您的 email :